教职工风采

“孤身自驾”走遍云南的女诗人

作者:大风车早教   发布时间:2015-12-12   浏览次数:942

不往前走,就永远不知道世界有多神奇”,“旅行是可以打造胸怀的”

(女诗人孙文的日记)


    爱情诗集《在云端》的作者江苏女诗人孙文,于2015年10月1日至11月5日,用一个月零5天的时间,孤身自驾越野车跑遍了云南,她走过惊险的独龙江、玉龙雪山深处的虎跳峡、连专业司机都谈之色变的高黎贡山、两过泸水,沿着澜沧江至腾冲,经临沧、景洪、勐海、普洱、元阳、墨江,沿着红河流域走到个旧、蒙自,并走了中缅边境中老边境等一些偏僻山路,到过云南几十个市县,加上往返途经的江苏、安徽、湖南、贵州等省,行程近万公里。途中写下几十首即兴诗歌,留下大量日记、及旅行思考文章,拍下上千幅图片等。

    2015年11月3日,民间“大地访诗人”采访人孙文涛,在昆明采访了途经昆明的江苏女诗人孙文,在场的还有一位刚从西藏驾车归来的云南旅行家朋友。

如果我没说错的话,当代有三个叫孙文的诗人,一个是四川的,一个是陕西的,这两个都大名鼎鼎,而此孙文比他们都小,是女性,此名又是她的笔名(她原有一个很女性化的本名)

    如果我还没说错的话,孙文是当代,或曰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孤身自驾走西南并走遍云南的女性诗人(前此我们经济限制,有车的人很少,诗人更少,女诗人则更少)(虽然最近一二十年我国不缺驾车探险家,但文人里的诗人却不多见或罕见,以前男诗人给人印象温文尔雅,女性则淑女型)

这说明汽车时代来了。汽车将改变我们的旅行方式、生活方式,思考方式,等等。

(题头图片:女诗人驾车到滇西北,在玉龙雪山脚下)

 

 


                                       在云南旅途景迈山拍


    问孙文,一天行车多少时间?说经常十几个小时,问夜间也开吗?说有时爱开夜车并经常夜间走,车少,我说,你从元阳走,在那样盘旋山路开车担心不?她笑了说太小ks,啦,比起许多经过地方元阳还不算险,问哪里最险?说滇西北独龙江一段,贵州经过的一段,出泸水往腾冲的一段,等等。

若干年前一中央电视台记者,与我说到独龙江与高黎贡山脉之险,他们去拍滇金丝猴因司机不敢开上惊险积雪山路,那次只好返回。关于通往瑞丽的腾冲一带山路之高之险,我曾读到一作家所写《瑞丽走笔》,看后我觉得没事还是不要去冒那个险。但孙文谈到这些路却十分平静,彷如她经过的是平川,看她不开车时的文静与弱小女子形象,我很吃惊甚至不相信她如此的胆量——可能这就是旅行者探险者与常人的不同素质。

观看孙文的越野车里,堆满了旅行物品,什么帐篷啊,食物衣物,饮用纯净水,野外用品啊一应俱全。她曾在滇西北多次在车里过夜,为此曾得了湿疹。她说但有的地方风景很好可是没有停车的地方。问走错过路吗?说时常错,将错就错,在黔行中曾于屯堡走错路,反而看到惊奇风景,在云南也经常一样。她使用导航仪,有用但也有时引错路,又使用专业的司机地图对照。

    孙文开车,有八年左右驾龄,她说此行运气很好,一次也没出故障没抛锚。说可能自己与车很有缘,开车的感觉非常享受,她喜欢开快车,刺激。我观察她的驾车远行,可能并没仔细研究更多前途情形,只是开去,开去,一直向前飞驰。

云南不仅立体气候,而且山地众多地形复杂,你看山名吧:横断山脉、高黎贡山脉、无量山、乌蒙山……山间穿过怒江、澜沧江、红河、盘江、独龙江等等。……

    旅行家余纯顺说,“世界上有些特别的好事没人选拔你,要自己选拔自己”(大意)


“拉市海的水透明的让人心动"

 

    问她,路上吃什么?说特别喜欢那些小吃,又便宜又好吃,如蒙自的菊花过桥米线等,在贵州吃了很多山芋,住宿从三四十到上百不等,不一定贵就好,有的古镇农家旅馆四五十却很好。问一行费用,答没细算,大概七八千,主要汽油费、过桥高速费多,越是偏远地方油价越贵,因运输遥远,小地方汽油质量不好,要尽量到正规的加油站去加。诗人认为,风景就在路上,自驾好处比背包客走得地方多看的细,很多地方不通车,或很费力才能到,但自驾有路就能到。而且随时停车,拍下风光。她到高黎贡山深处村寨,那里人们很惊奇一辆江苏牌照的车怎么找到这偏僻地方了?一看走下一女子更吃惊,纷纷围观。她带了一台相机,我看了她拍的上千幅照片,其中有的我从未看过。精彩的也很多。

    女诗人在驾车旅行中,有许多感悟,说在云南想明白,回去要组建一支早教儿童打击乐队。她热衷于早教事业也给她带来财富。她在日记写到“坎坷山路颠簸起伏,开车跌宕,十分刺激,但是风险就在这跌但起伏间。旅行和开车让我一次次明白,人生原来没有坦途,做事业更如此,接纳所有一切突如其来,但只要做好你应做的,想做的,能做的,努力做,就好” “旅行,就是自我发现,成长和自我可能的一个循环过程,是悟,是禅”。

女诗人孙文,来自江苏江阴,她出生于内蒙古,20出头就过江到江南,据我的有限了解,她是学师范的,早期热爱绘画,曾当过教师、记者、驻外记者,从事过旅游行业,最后选定了自办早教事业。我观察,她身上有70后、80后积极投身现代工商社会的觉悟。南迁后,她曾在江阴组织“怡和诗社”,团结了大批诗友,她的家就曾是诗社聚会雅集场所。

    关于孙文,原名玉芬,江苏70多岁着名儿童老作家丁阿虎曾论:“一名奇女子”。她毅然数度辞去“大锅饭”式的好工作铁饭碗,而去闯自己热爱和探索的世界与事物,这就是孙文不同常人的性格,特立独行,敢做敢担,关于孙文,诗人作家华海、晓澄、野桥等都有论述,她也很有“诗缘”,你看一般人写了多少本书也没人真注意,他的一本《在云端》就引起惹火,很多评议、关注,《在云端》诗集里写了什么呢?记述了她与一位军人的短暂恋爱故事,很动人,也很富有当代青春心理与人生诸观感。主要是她敢写。书做的也有她的特点,口袋书,像从前“语录书”。顺便说一句,个人生活上,她至今孤身一人。


   

在怒江州贡山县马库村拍摄的独龙江

 

    我这是第三次见到孙文,第一次十几年前在北戴河开会,第二次七八年前在江阴讲课,她给我印象也是一奇侠之类女子,做事与人生奋不顾身,有侠骨柔肠的劲儿,据我了解,她还多次力所能及支持文化和教育,而她自奉简约生活,并非什么大富人,(不知为何我看到她曾联想及古时花木兰、穆桂英、及近代秋瑾女侠风格)我与她玩笑,你生于蒙古草原前生一定远征过欧洲,一般男子不敢娶你也不配,所以你要像穆桂英一样从万马军中捉他一个吧!笑。但孙文并非人们想象里女实业家那种,她不仅情感丰富,细致温柔也很有文艺女性的优美。孙文说,她与老人和儿童都特别有缘。(所以她热情地办早教事业)

引《在云端》诗集中一首,以窥风格一斑:


《312国道》

“谁能明白312国道的重大意义呢

我们的爱情在这条道路上飞驰着

任凭重载卡车在我身边厚重地退却

每一个路标都变成了幸福的符号

从硕放机场到惠山大道

我已把道路记熟

我们将在这条道路上洒满爱情

亲爱的

从今天开始

我们可以确信

312是个吉利的数字

让我们用诗来歌颂他吧”

 

 

    在丽江古城拍摄流浪歌手

    看看女诗人如何阐述文学:

(关于为何“写诗”)“从大意义上讲,我的诗歌是那么的自我,我的爱情是那么的狭隘和专注,我的诗歌写作又是那么的直白和毫无遮掩。就像我所居的大风车一般,那么的不起眼却自我满足着。他是我孤独寂寞、愁绪纷飞和相思极度的时候的一种释放”

(关于出“诗集”)江阴出版书籍的人特别的多。我从来都不敢把自己的作品拿给别人看。只是在自己博客里静静写着”

(对“爱”理解)“在短暂的人生中,我已经很丰富,很饱满了。……能够把更多的幸福和精神,传递给更多的人,希望对他们有所帮助……”


驶入丽江,车前两道难得的奇美彩虹


    诗人在独龙江实验小学分校区——马库小学捐助,并和教师合影留念


    沿途,云南红河电视台、红河报社记者等都采访了一位女诗人驾车走云南的新闻。

关于孙文的写作,我个人觉得还是开始,远远不是中途和结束,读书,阅历,加上旅行等等,她将来的写作会走得更远,写得更深,会从过于“自我”“任性”转向他人、社会、世界、辽阔与深邃处。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因她虽当过记者,从事过专业文字,但文笔并没“格式化“、固化、模仿、技术性、或油滑等,不,她的率性、大胆的文字,有时会真实得叫你可怕。(她说喜欢作家三毛)她是一个有自己思想的人,有文学特质的领悟。——所以我有时愿意读读这样文字,哪怕不成熟,片段,粗浅幼稚的痕迹——当代太多“为写而写“的作家诗人们的似是而非的东西我已腻歪。写作本是一种历险、探索。

诗歌其实是一种传奇。诗人也是——从某意义说。当代也一样。


    经过贵州山路,拍一幅身后秀丽山川

    她写于西南旅途一段日记:

“……安徽的敬亭山,洱源的梨园村,贡山的独龙江,普洱的景迈,内蒙古的阿荣旗,亦或是徐霞客的故里江阴……我以为,我可以在旅行中找到我的归宿!然而,终究还是人的缘故,没有爱人,没有亲人,没有熟悉的朋友,我们会选择在那里吗?就这样走下去,原来如此美好!痛苦和快乐是相伴而生的,思念和离别是相互促进的,责任的担当和释怀的放下,也是相辅相成的!祖国啊!我是多么的热爱你”

此行及沿途,她的亲友、朋友、同事等多次为她担心,劝她不要贸然踏上旅途,或提早结束艰险行程,但她丝毫不为所动,“有非常之人,始有非常之事”。

    结束采访,女诗人孙文的越野车在昆明暮色滚滚车流中驶出,冲入通往贵阳方向的茫茫群山。她今夜要驾车开通宵。我多次乘火车经过那里的山,那是山之泽国,云遮雾绕,公路只是九曲八盘蜿蜒一条细线,有中国最险峻的山,山。我感叹,时代不同了,诗人在动。半传统时代彻底结束了。今后,“诗歌就是一场行动”!!(海子)

……我忽觉此女诗人有儿童般的幼稚,有老人般的善良,有诗人般的浪漫,有青春般的热力冲劲,有作家般的复杂多维,有旅行家般的勇毅冷静,有企业家般的残酷与现实,呵呵,可怕的70后、80后!可怕的现代人!……

想及当下艺术家们的毛病:诗歌找不到方向,生活找不到方向,苦恼,迷惘……也许我们可以从女诗人行动里获得一些力量启迪?呵呵行动!


欣赏3首她写在旅途的快乐诗歌:


《喜欢慢》


清晨8点打开窗户的时候
街道上还没有行人
世界安静得像是从来不曾发生过
八点半
踱步在梅子湖公园
叶子花千姿百魅
就是不发出声响
落叶飘落在青草地上
也挂满了秋霜
散步的人步子也慢
轻轻的讲话
静静的微笑
梅子湖马上就到了
鸟儿们在林中欢歌

还没吃早饭

……

(2015,10月末写于普洱——蒙自旅途)

 

 

《喜欢旧》

一个茶碗

在茶汤的通透下

映出斑驳的痕迹

在竹编的簸箩里

有更多的旧

连木盘中的水果也旧了

在一个院子里

榕树上长满了石斛

它把百年的榕树修饰得更旧

缅甸的歌谣悠扬飘荡

伴着清流的声响

仿佛

诉说着古老的故事

为何所有的都那么旧

为何那么旧

我们却格外的喜欢

难道

生活真的在别处?

(2015.10.27, 景迈)


《念梨园》

是谁的家就在茈碧湖边

朝出牧渔日落还

是谁的家背倚灵山

母鸡漫山寻齿馋

是谁的家梨树满村园

远眺绿树终不见

是谁的家鲜花错落庭院芬芳环

裹巾女子守宅院

繁华不过一缕炊烟

功过任谁去评判

讥笑此生枉顾盼

不晓人间独闲

惟愿此山间

(2015,10,14)

 

驾车途中拍的滇南元阳梯

以上图片由孙文提供




作者简介:

孙文涛,吉林人,出版有诗集《野蔷薇》《浪漫与温馨》《风雪黄昏》,散文诗集《摘自笔记原想扔掉的片断》,散文随笔集《北部边疆漫游散记》《京华遇诗人》《大地谈诗》,文学访谈录《大地访诗人》《大地访诗人续集》,编着有《环球小语经典》等。有过知青、工人、编辑、记者等阅历,曾长期在省级及首都报刊就职。写有多篇诗人随笔、札记等。实地考察性质的“大地访诗人”采访计划,访有散落在20多个省的地域民间及底层诗人,留下当代诗歌的鲜活旁证资料。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学会会员,曾任聘任作家。